用起来太辣鸡了
最近是卸载状态

“I said out, ” he repeated, picking her up, and looking into her naughty green eyes, “It's a fish tank — not cat TV. ”
——Xanthe 《24/7》

主要原因是家里的蟹爪兰开得太好
更主要的原因是Belly于我的地位简直就是Wanda于Fox的地位……什么叫主人的主人,这就是,啧啧

(假装那是好看的fafa)

+

每一只沙雕猫的猫砂盆边都蹲着一个沙……
咳,灵魂画手

猫铃铛给遮起来……emmm我们Belly以后还要嫁给帅帅的老攻呢

+

Morgen

 #因为设定了哨向背景所以只能写成片段

#小杉杉你这对儿好像格外适合哨向……总是写偏

#你放过我这个只学过古筝的人吧……交响听得我头痛

 

        手机外放的是理查施特劳斯的Morgen,赵昱杉还在担心忽然的高声对哨兵的刺激,女高音轻柔得让人生怕碰坏。

        傍晚整片天空都布满了红霞,不同于阳光或者阴天的光源,此刻郊外开阔的视野里,一大片又一大片的云被夕阳烘成粉红色,再全都打向地面。本该逐渐发暗的周围全都被明...

+

为了小杉杉看了一晚上交响乐,连做天鹅臂都觉得自己是个指挥(〃'▽'〃)

+

身处北欧再读口罩太太的楼诚,感触从以前的深刻变成了生动。

不知道哪天在哪个建筑里,忽然想到“雪松与大马士革”的场景,于是找出《别日何易》来读,对其中的字句都有一种亲自探寻的冲动,甚至有与历史交融的错觉。虽然只是太太的文章,却生动胜似镜头下的历史。

贴一小段出来,纪念一下几年以来被我视为白月光的楼诚。

节选自别日何易断章 在风雨中——

“从苏联返回大陆要比去程困难得多。为了避免经过德国,最安全的办法是搭船。于是他们先到了赫尔辛基,在那里转搭长途渡轮,经丹麦海峡往北海,计划在加莱靠港。”

“……”

“明楼带明诚去喝酒,和人打牌,用故意伪装出来的蹩脚的法语和带着这种蹩脚法语口音...

+

RUN

+

Belly和他的朋友们
这次只有Belly,却也可以说是彰显鸢同学性格最直接的方法了
喜欢Belly,主要是心底里认同自己也是个同类吧,骄傲却经常犯蠢蠢的错误,大部分时间一只喵望着窗外,却也在粘人的时候眨着圆溜溜的眼,从鼻腔发出粘粘的撒娇声,也在深夜睡着的时候挤在仆人枕头旁边,伸出前爪试探着摸摸能摸到的部位,有时候是脸颊,大多时候就被鸢搂紧,顺着脑袋的毛一起睡过去了。

+

收到琼的水溶铅笔和本子
赶紧画了一个,是lof上直接找来的,向日葵果然是心底最重要的东西啊……
七夕,东河,有琼陪着真是太好了

+

生疏的画图手段对于我来说已经是目前的极限了……

+

© A & 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