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用起来也太辣鸡了
最近是为GGAD疯狂哭泣+乐乎卸载状态

【Xancting】深夜的福兰纳

赵昱杉站在福兰纳公园的石台上,铁质的栏杆隔着手套传到指尖,身后巨大的落地玻璃透出室内橙色却明亮的灯光。

信港里时不时有客船经过,同样橙色的小窗在浮动着暗色波光的水面上很快地穿行过去了。

他用指节敲击新的练习曲,看对岸繁华的灯火,星星点点地闪烁。

“我在许多年前无数次地问自己,时过境迁的时候,我还能留住的是什么?”

他扭头示意身边的人去猜一下。

“是……愿生命之根更深?”

这是一句他经常写在祝福卡上的话,在人们节日泛泛的浅淡祝福中稍微有了些深意,原夙记住了它,赵昱杉有点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你可真厉害啊原原哥……”

“但怎么说呢,在我的无数次疑问当中,时过境迁已经在不断地发生了,...

+

经历了后桌前桌和旁边我家天天三年时间关于足球那块儿谁最帅的无休止讨论而我三年一脸懵圈儿之后(雾

我!

时隔两年泪流满面地吃起了all梅和卡配罗

C梅尤其好吃

卡卡真帅……不愧是我家天天看上的男人(?

+

“I said out, ” he repeated, picking her up, and looking into her naughty green eyes, “It's a fish tank — not cat TV. ”
——Xanthe 《24/7》

主要原因是家里的蟹爪兰开得太好
更主要的原因是Belly于我的地位简直就是Wanda于Fox的地位……什么叫主人的主人,这就是,啧啧

(假装那是好看的fafa)

+

每一只沙雕猫的猫砂盆边都蹲着一个沙……
咳,灵魂画手

猫铃铛给遮起来……emmm我们Belly以后还要嫁给帅帅的老攻呢

+

绒绒们的家里要添一只女仔

#写给Belly,我想它了

        胡大绒和他的三个弟弟是是美短,另外一个弟弟是短毛的中华田园猫,橘色比白色多了不少的“大橘为重”款型。

        只有每天胡阿姨端着一样的饭盆盆喊“绒绒们”的时候,一家人才会整整齐齐码在饭盆旁边,而通常情况下吃饭总是一片惨状——五绒是个贪心的吃货,每逢吃饭必定吃着碗里的,看着别人碗里的。

        今天也是一样。

 ...

+

Morgen

 #因为设定了哨向背景所以只能写成片段

#小杉杉你这对儿好像格外适合哨向……总是写偏

#你放过我这个只学过古筝的人吧……交响听得我头痛

 

        手机外放的是理查施特劳斯的Morgen,赵昱杉还在担心忽然的高声对哨兵的刺激,女高音轻柔得让人生怕碰坏。

        傍晚整片天空都布满了红霞,不同于阳光或者阴天的光源,此刻郊外开阔的视野里,一大片又一大片的云被夕阳烘成粉红色,再全都打向地面。本该逐渐发暗的周围全都被明...

+

为了小杉杉看了一晚上交响乐,连做天鹅臂都觉得自己是个指挥(ง ˙o˙)ว

+

原夙提回来的是粉白相间的帚石楠,还有几枝红花车轴草,赵昱杉猜这是门前地里的。

他没猜错,在自己“熟睡无睹”对方敲门的时候,原夙把旁边花田里剩下的最后一点“野花”收集了起来。随后赵昱杉又闻到了柠檬味儿——驱虫并逗赵毓渊那只胖猫用的柠檬猫薄荷大概也被摘回来一些。

花被凌乱地插在沙发旁边的敞口白色瓷盆里——和垃圾桶同款,却密密实实地有了颜色,也有了几何形状与自然的交汇。

“我们喜欢花,是因为生命被花演绎得绚烂吗?”

“或许鲜花带给人类的感受不亚于一只真正活着的宠物。安静,耀眼,富有大多数‘美’的含义”

赵昱杉坐不住,转而滚向羊毛毯,他转过身,盯着原夙新换的厚绒睡衣,和脸上还未褪尽的严肃神色...

+

写什么周记!一点也不想写周记!

写点脑洞好了

赵昱杉即使是喝一罐RIO也会弄得自己大红脸,在集体出行的船舱里不停的揉脸——就像饮料一样的樱桃汽酒也完全招架不住呢。

原夙又把他那只冷冰冰的爪子伸过来,这下连肤色都出现巨大反差了。

原夙把盘子里煎鲑鱼配的西红柿全都剩下了。

赵毓渊挑了一些没有盐的炸白鲑,Belly一只猫就大概解决了两大盒,一个小时后赵毓渊偷偷告诉杉:“我发誓听到它打嗝了,头一次吃撑了都不去孵一会儿。”

“孵一会儿大概就没得吃了吧”

一群人费尽心思把Belly拽着往腌咸鱼的小铺对面走,遭到猫爪和凄厉的叫声无数。只有杉抱着胳膊在一旁惟妙惟肖——“如果吃不上咸鱼!猫生又与咸...

+

斯太菊

两位远离故乡的人,在新年之际相互慰藉的片段。

大花田的土地在年末也有一段难得的休息,不断消融的残雪中显出些冰冷的荒芜来。没有雪的天气山风很大,但一关上房门,也就算是与世隔绝的温暖了。

负责音乐的新年晚宴结束得很早,人们在深夜的活动听不得这昏昏欲睡的古典音乐,但赵昱杉显然也来不及回家,只是回到大花田的小木房子,窝在狭小的客厅兼饭厅的软沙发里看一本厚重的外文书,并给自己沏了一壶金骏眉,配上小点心——樱桃巧克力味,不变。

天黑得太早,睡前的夜就显得格外漫长,赵昱杉也懒得打开窗户去看下远处青利市的夜景,仅是听着隐隐约约传来的焰火声响,就知道市里还在冰冷的夜里享受节日的欢愉。

壁炉里传来了小小的...

+

身处北欧再读口罩太太的楼诚,感触从以前的深刻变成了生动。

不知道哪天在哪个建筑里,忽然想到“雪松与大马士革”的场景,于是找出《别日何易》来读,对其中的字句都有一种亲自探寻的冲动,甚至有与历史交融的错觉。虽然只是太太的文章,却生动胜似镜头下的历史。

贴一小段出来,纪念一下几年以来被我视为白月光的楼诚。

节选自别日何易断章 在风雨中——

“从苏联返回大陆要比去程困难得多。为了避免经过德国,最安全的办法是搭船。于是他们先到了赫尔辛基,在那里转搭长途渡轮,经丹麦海峡往北海,计划在加莱靠港。”

“……”

“明楼带明诚去喝酒,和人打牌,用故意伪装出来的蹩脚的法语和带着这种蹩脚法语口音...

+

第一次被活的(? 太太回复连手帐都画快了许多……
不会画画的人就只能画换头图,原图Q子太太,侵删(其实就应该删……但没什么别的能表达我的激动之情……)
emmm早晨好啊~

不会画原图底下的早晨车∠( ᐛ 」∠)_具体来讲是不会换头……陷入渴望

+

清晨在梦中与天天深吻
第一次在梦中有了清楚的爱人与眉目
恍惚间觉得气氛凄美,然后万分悲伤
远远近近的别离总不是愉快的事
想你了,但大概把事情弄糟糕了

+

RUN
一晚上开车从东河回来一直听这首歌
终于趁着歌词完全释然了(=_=)值得纪念

+

从这里开始吧
晚上总结写到收尾,外面放烟花
于是我把成长册拿出来,把关于你的拍了拍,但因为少年情怀,大多只是回忆了
我相信lft足够好能帮我把记忆保留住

因为毕竟已经快五年了好多东西想补,顺序自然是各种不对,我会尽量标记清楚的,嗯

你能看出名字的,对吧

爱你

咳在这种不怎么私密的地方做一些个人的记录……所以还是紧急地一条条倒腾走了。琼可以来找我要,里面的可不是什么自作多情,分明是求而不得……

+

秋分,来点儿应景的
北京的秋天那么浓艳,即使特别寒冷(这是在秋雨中拍的,当时真的冻死好吗),也难怪文人喜欢,冲击力实在太强了

+

Belly和他的朋友们
这次只有Belly,却也可以说是彰显鸢同学性格最直接的方法了
喜欢Belly,主要是心底里认同自己也是个同类吧,骄傲却经常犯蠢蠢的错误,大部分时间一只喵望着窗外,却也在粘人的时候眨着圆溜溜的眼,从鼻腔发出粘粘的撒娇声,也在深夜睡着的时候挤在仆人枕头旁边,伸出前爪试探着摸摸能摸到的部位,有时候是脸颊,大多时候就被鸢搂紧,顺着脑袋的毛一起睡过去了。

+

收到琼的水溶铅笔和本子
赶紧画了一个,是lof上直接找来的,向日葵果然是心底最重要的东西啊……
七夕,东河,有琼陪着真是太好了

+

生疏的画图手段对于我来说已经是目前的极限了……

+

© A & F | Powered by LOFTER